孝道—天佑养老

秦岭终南山——中草药之乡

秦岭既是中国南北地理分界线、气候分界线,又是大江大河的分水岭,也是全国闻名的“生物资源基因库”,野生植物种类繁多。据统计有种子植物3400余种,蕨类植物100多种,苔藓类植物300余种,属国家和陕西省重点保护的珍稀野生植物达64种。主要的乔木有油松、山杨、侧柏、漆树、红桦、糙皮桦、麻栎、栓皮栎、锐齿栎、辽东栎、短柄枹栎、盐肤木、青肤杨、鹅耳枥、大果榆、兴山榆、连香树、野核桃、铁杉、太白红杉、巴山冷杉、华西枫杨等;灌木有香柏、榛子、箭竹、胡枝子、六道木、高山柳、头花杜鹃、金背杜鹃、高山绣线菊、华西银腊梅,忍冬类、蔷薇类等;木质藤类有葛藤、清风藤、串果藤、南蛇藤、铁线莲、三叶木通、盘叶忍冬、中华猕猴桃、华中五味子等;主要的草本有禾本科、莎草科、伞形科、菊科,并有升麻、柳兰、细辛、麦冬、地榆、鹿蹄草、梅花草、青藏乌头、山地虎耳草、五脉绿绒槁、高山唐松草,凤仙花类、苔藓和蕨类。

       秦岭有“中药材之乡”的美誉。相传上古时代的“神农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就发生在秦岭北坡一带;唐代著名的上林苑既是皇家种药狩猎的场地,也生长着许多疗效独特的药用植物,就在终南山沿山一带;还有孙思邈在太白山脚下采药、治病,度过了48年的漫长时光,被中国道教尊为医圣,他的隐居动因也被披上了神秘的色彩。
       陕西有句名言云“秦地无闲草”,一是说明秦岭的一草一木都有药用价值,二是说明千百年来人类同疾病作斗争和对草药深入研究的成就。而且陕西是中草药材大省,产量一直居全国前五位,产地主要在秦巴山区,据《陕西中草药》(1970)载有650种,《陕西中药名录》(1985)载有2619种,《华山药物志》(1985)载有926种,《秦岭巴山天然药物志》(1987)载有1235种,《太白山本草志》(1993)载有1412种,加上“文革”期间开展中草药运动各地所编的很多资料,可见秦岭中草药蕴藏量很大。

 
       秦岭中草药资源丰富,若按分布环境来论,如生长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有太白米、狮子七、太阳神针、九牛七、猴娃七、鸡心七、毛果七、白蝎子七等;在树干上的有头发七、金刷巴、金丝带、天蓬草、云务七、海风藤、石豇豆、桑寄生、秋蒜苔等;在石头上的有白石霜、黄石霜、红石耳、黑石耳等;在山崖上的有石韦、石斛、石防风、尖刀七、晒不死、白三七、罗汉七、石寄生、盘龙七、爬山虎、三桷枫、一口血、景天三七、棉还阳草、地柏还阳草、单支还阳草等;在河道水溪旁的有一碗水、一支箭、夏枯草、水芹菜、二叶草、水玉簪、水龙骨、水灯心、水金钗、水紫菀、水扬梅、水蜈蚣、水胡芦七等;在山体上的有葛根、木通、香薷、牡丹、芍药、细辛、山药、柴胡、贯众、黄芩、秦艽、寸节七、白毛七、透骨消、天王七、五花七、猫儿七、碎米七、红苕七、竹根七、八月瓜、上天梯、桃儿七、五转七、黑三七、太白艾、三钻风、三颗针、半支莲、人头七、窝儿七、五味子、长胜七、老虎七、蝎子花、冷水丹、飞天蜈蚣七等。
       秦岭中草药多年来已形成两个民间“圣地”,都集中在秦岭山脉:一是秦东牛背梁(商洛),中草药应用习惯上以“丹”字命名,含道家丹药之意:如散血丹、破血丹、索骨丹、闭火丹、老君丹、黑接骨丹、黄接骨丹、白接骨丹、红接骨丹、百步还阳丹等。这些称为“丹”的药有148种,性多寒凉,有清热解毒、消肿止痛功效,治疗火热病症为其特长。



 
       二是太白山中草药,既可单味治病,也可复方组合,疗效非常独特,以攻邪扶正、通络活血、消肿散瘀为主,长于治疗风寒湿痹、跌打损伤。其命名颇具特色:以颜色命名的有红三七、黑三七、黄三七、白三七;以金属命名的金刷巴、银柴胡、铜棒锤、铁牛七等;以四季命名的有春白皮、夏枯草、秋菊花、冬青;以数字命名的一支箭、二色补血草、三角枫、四大天王、五股牛、六月霜、七叶一支花、八角莲、九斤锤、十大功劳、百步还阳丹、千里光、万年青等;以动物命名的有龙葵、盘龙七、虎杖、羊膻七、牛毛七、象树枝、蛇倒退、鸡尿藤、青蛙七、狗骨头、鱼腥草、鸭跖草、马牙七、猪苓、蝎子七、狮子七、兔儿伞、蚂蝗七等;以形态命名有的卷柏、窝儿七、红毛七、盘龙七、石豇豆、铁丝七、四块瓦、竹根七、偏头七、云雾七、石霜、天蓬草、金丝带、独叶草、红石耳、黑石耳、爬山虎、四季青、上天梯、叶上珠、空洞参、老龙皮、还阳草等;以特殊疗效命名的有接骨丹、润喉丹、止血丹、补血草、追风七、伸筋草、偏头七、尿溜溜、活血丹、见肿消等;以神话传奇命名的有刘寄奴、白马桑、捆仙绳、大救驾、百步接骨丹等。而且习惯以“七”字命名,含类似三七而治七伤、如漆粘物之意。常用的药有149种,如铁牛七、灯台七、桃儿七、头发七、红毛七、朱砂七、荞麦七、葫芦七、钮子七等。可见太白山到处是天然的中草药宝库。


24H免费咨询电话

美好节假日无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