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道—天佑养老

秦岭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之根脉

——王若冰《走进大秦岭》的文化指向
          丁念保
       横亘中国内陆腹地的秦岭山脉如一条苍龙,将华夏大地分为南北两半,历来被视为中国南北自然地理分界线和物种变迁的天然过渡带,从古到今却很少有人在文化层面上去踏勘、思考和表达这座大山。2004年整整一个盛夏,诗人王若冰背囊负笈,走进了这座沉默太久的大山;2007年岁尾,他向我们推出了第一部全面反映秦岭历史文化身世的长篇散文《走进大秦岭———中华民族父亲山探行》,并且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文化学概念:秦岭文化。

 
       司马迁以前,秦岭一直被称为“南山”。这座高耸在渭河和汉江之间的高地,是远古人类最初的栖息地和中国传统文化孕育、发生、发展的母床。从西秦岭陇南山地到雄矗在南阳盆地边缘上的伏牛山区,莽莽秦岭山区曾经是蓝田人、郧西人、仰韶人、大地湾人、半坡人温暖的家园。自青藏高原迁徙而来的华夏初民,在渭河与秦岭北麓之间的山地上,开始了高举龙部族的煌煌大旗,开创千秋大业的征程。在用两个月时间走完秦岭之后,作者站在秦岭最高处俯瞰华夏大地,深有感触地写道:“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第一个封建制国家、第一个东方帝国,都诞生在秦岭温暖宽厚的怀抱里;还有老子、秦始皇、刘邦、刘彻、李世民,他们成就的千秋伟业,哪一个不曾获得过巍峨高耸秦岭的荫庇?深知,我们这个民族存留至今的称谓———‘汉’,也是在秦岭汉水之间孕育并最终被确认的。”作为第一位秦岭文化精神的勘查亲证者,王若冰正是披阅秦岭所负载那么丰富的历史经历后,才由衷感叹说:“这条挺立在中国内陆腹地的莽莽山岭,对中国传统文明和汉文化的生成与培植,对以关中和中原为中心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与秩序的建立、确认的意义,远比一座巍峨高山阻挡了南下的寒风、北上的暖湿气流重要得多。”尤其是通过《陶罐上的光芒》、《青铜时代》、《秦岭帝国》诸卷,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秦岭一带是文字有载以来夏、商、周、秦几朝生活、征伐、采邑之地,更有这座自古被视为“天下大阻”的高迈山岭对民族精神、气质、襟怀和魂魄文化意义上的锻造与提升。
       如果没有秦岭,就很难言诠华夏文明和传统文化发生、聚合、成长、衍变的轨迹。为了凸现这一观念,作者甚至认为,“秦岭”之所以得名,乃因其“秦岭给了秦人生存、生活、成长、壮大的温暖家园”,所以秦岭的真正含义就是“秦人的山岭”。这种大胆的推断,此等识见,恐怕是一些谨小慎微的史学家未必能够道出的。
       在汉文化中心论的文化学理论体系中,历来把中原文化视为中国本原文化。但《走进大秦岭》的作者在阅历、求证大量至今存活在秦岭山区的传统文化根脉之后提出,从中国传统文化生成、发展的轨迹和现状来说,中原文化仍然是一种只表示局部和个体的地域文化,而“秦岭文化”才是容纳、兼容了黄河长江之间华夏民族多种文化的集合体。此前,人文地理学界指称秦岭南北一带自成体系的文化概念有:秦文化(或秦巴文化)、关陇文化、中原文化、巴蜀文化、楚文化等。由于秦岭矗立于上述文化地域核心,成为中国南北方文化、东西部多种文化的屏障、聚合点和交汇点,秦岭一带文化融合渗进了上述多种文化的基因并且具有文化系统的独立稳定性,所以,“秦岭文化”比上述概念具有更为丰富的内涵和更强的包容性。
       对于“秦岭文化”的含义,作者在序言和文本上再三复述说,“道教文化、秦文化、楚文化、巴蜀文化、中原文化、关中文化、兵戎文化、土匪文化、移民文化、宗族文化相互浸淫,相互渗透,像山间的烟岚雾霭一样重新聚合升腾,成为了一种新的文化精气和血脉。”道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茎。作者在考察中发现,不仅绵延1500公里的秦岭山区至今道教宫观密布其间,而且道教从老子完成道教经典《道德经》的写作到东汉张鲁创立“五斗米教”,再到后来终南山成为神仙云集的道教仙山,道教的创立、发展、壮大,都没有离开东起函谷关、西到秦岭主峰、南及武当山的秦岭山脉之间。而且时隔两千多年,外来宗教遍布大江南北,而秦岭山区却至今尊崇着以道教文化精神为主体的传统文化精神。秦人、楚人和巴人的好巫鬼,重淫祀;华夏民族源头羌藏万物有灵,倾心灵魂关注;中原部族的宗法传统,在秦岭山区的现在和过去都是“秦岭文化”精髓。
       在旬阳县境内的红军乡,当年牺牲的两名红军战士,被当地百姓奉为“红军老祖”,建庙享祀,敬以香火,以期消灾禳病,占卜吉祥。作者在对这种多少漫漶着一些迷信色彩的鬼神崇拜现象的理解时,中国传统宗教里的神祗,其实都是活生生的人,“把一个肉体凡身的活人推向神的境界,无非是老百姓对生前做过不少好事、善事的圣德之人的感戴、怀念方式而已。”应该说,对于“秦岭文化”上述特点的体认、描叙与意义阐说,是《走进大秦岭》最有价值的贡献。
      在外来文化对中国传统文化蚕食与鲸吞越来越严重的今天,秦岭山区还存活着原汁原味的中国本土文化,这无疑是《走进大秦岭》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惊喜。而作者所倡导的“秦岭文化”则是我们民族文化精神最弥足珍贵的标本和根脉,作为读者,我也和作者一样期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关注“中华民族父亲山”———秦岭,所绽放的中国传统文化光芒。

 

24H免费咨询电话

美好节假日无休